秦汉:不爱说情话 演琼瑶戏让口腔肌肉更兴旺

2018-01-05 10:16:06  [来历:新京报]    
字体:【

  从前的群众偶像,试过转型却并未成功,戏言演琼瑶戏让口腔肌肉更兴旺

  秦汉 不爱说情话,也不罗曼蒂克  

  秦汉这个姓名,想必对许多人来说都不生疏。

  作为从前的群众偶像,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依据琼瑶著作改编的影视著作中,他英俊的外形不知撩动了多少少女的心。即便现在已年过七旬,但他仍然坚持着完美形象,说起话来条理清晰。

  在不久前刚刚收官的电视剧《亲爱的她们》中,秦汉饰演了一个“人老心不老”,一直怀着罗曼蒂克情怀的老小孩形象。尽管从影多年,演绎了无数个浪漫人物,但他却直言,人物的性情和自己天壤之别,“我自己比较不那么罗曼蒂克。”

  1 18岁做男主角

  演技欠安,导致戏份被减

  “咱们那个年代,社会很阻塞,物质和精力匮乏,电影院则成了那个最有魅力的当地,许多高兴都是在这间黑房子里得到的。”十几岁的秦汉专心想要参与到电影职业中,但成为艺人却是个意外,“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,所以并没有想过要做明星、做艺人。但那些公司,却想让我做艺人。”

  18岁那年,他加入了李翰祥的国联影业,成了一名艺人。由于外形英俊,第一部电影就被安排演男主角。但“在五六个人中心说话都很困难”的秦汉,彻底无法在几十个人面前演戏。由于演技欠安,导演只能把他的戏份都加给男二号。尔后公司虽有意培育他,但秦汉到了要服兵役的年岁,只好暂时中止演艺工作。

  三年后,执役归来的秦汉陷入了演不上戏的困境,乃至一度想过退出演艺圈。就在他感到怅惘时,获得了出演电影《母亲三十岁》男一号的时机。该片不只让秦汉重回主角部队,导演宋存寿的指点更让他突破了演技的瓶颈。

  “从前人家说我不会演戏,所以我拼命想演好,就简单用力过度。宋存寿就跟我讲‘不必演那么多,演到6分就好了’。其实,没自傲的艺人才简单扮演得过分。”

  2 做偶像不高兴

  演琼瑶戏,训练口腔肌肉

  《母亲三十岁》上映后被台湾影评人协会评为1973年最佳国语片。同年,秦汉主演了由琼瑶首部长篇爱情小说改编的电影《窗外》,尔后相继接演了一系列由其小说改编的影视著作。作为琼瑶戏的御用男主角之一,秦汉也因而被打上了“白马王子”“梦中情人”的标签。时至今日,许多人提起他时,还会用“偶像”来描述。

  但秦汉却说,二十年前的自己会由于被称作“偶像”而不高兴,“感觉他人只由于外形而崇拜你,而你并不太会演戏。”但现在的他,对此却欣然接受。“其实我是个不懂得运营形象的人,但这些影迷仍是对我这么好,很谢谢他们。给了我这种无拘无束的日子。”

  现在的偶像剧主角遍及被以为不需要演技,只需长得美观。作为上个世纪最经典的爱情偶像剧系列,依据琼瑶小说改编的影视著作却彻底不同,回忆起从前,秦汉直言琼瑶戏扮演难度高。“由于改编自小说,对白都很长,并且很不口语化,也不行日子化。”他说,演完琼瑶戏后,自己的口腔肌肉被训练得很好,本来说话不怎么利索,“演多了,都很会谩骂了。”

  3 也曾想过转型

  拍动作戏,观众却不配合

  秦汉也供认,艺人的身手恰恰在于把脱离日子的东西演绎出真实感,所以他很少抱怨剧本。琼瑶戏中常常有剧烈的情感表达,他把这些抵触理解为爱情在“患病”和“失衡”状况下的表达,理解了这种情感之后,就能顺利地扮演出来。

  而这样的扮演也再不会带给他挑战性,“剧情和人物都很类似,变成了一直在重复自己。”但是,看不厌爱情戏的观众却让他陷入了“骑虎难下”的状况。

  秦汉曾企图在自导自演的电影《铁血勇探》中测验动作戏,票房却并不抱负,“我觉得拍得还不错,但观众不见得受用。”

  尽管转型不太成功,但秦汉并不焦虑。“我也并没有故意尽力让自己坚持‘红’的状况,能生存到现在,真是谢天谢地。”

  这几年,秦汉来大陆开展,开端测验不同类型的人物:电视剧《新京华烟云》中的姚思远,《大唐荣耀》中的唐玄宗。“爱好”是秦汉现在接戏的首要动力,他不喜爱把日程安排得太满,上一年接了好几部戏,本年就休息,闲下来的时刻听听音乐,和女儿去欧洲游览。

  秦汉说,他喜爱用真情实感而不是技巧去演戏。但与此同时,他又习惯于把扮演和个人日子彻底分隔,“演完我就把它丢掉了。”所以,尽管在戏中说过大段大段的情话,现实日子中的秦汉是一个不会把爱挂在嘴边的人,“我是不会随意说的,除非心里真的有那种东西。”

  在他大部分的采访中,都会提及感情问题,被问了许多年的他说,真的很烦,“这件事厌烦的点在于咱们历来都不重视你的尽力,比方你怎样去刻画一个人物,他们只关怀你的私日子。每个人都好奇名人的私日子,但这肯定是当事人最不喜爱的。”

  导演梦已不再

  “赚够钱做导演”曾是秦汉年青时的一个愿望。在他成名后,曾有投资方自动赞助他做导演。“我说我要自己做老板当导演,他们立刻就容许了,‘一年八部够不行?’我哪里有那个才能。”尽管成立了孙氏电影工作公司,也执导过两部电影,但秦汉并没有在导演的路上继续走下去。

  现在,现已71岁的他坦言,对导演的神往已渐渐淡化,“做导演,心里必定要有激烈的表达愿望,但我现在没有那么多话想说。”

  新鲜问答

  新京报:最初为什么会接演电视剧《亲爱的她们》?

  秦汉:这个体裁很不错,很少有著作重视到老年人的爱情日子。

  新京报:近些年测验了许多不同类型的人物,还有什么特别想演的吗?

  秦汉:我是蛮顺从其美的,从前都是演男一号,英豪的事都我来做。现在不可能像年青的时分演男一了,但也很风趣。拍戏的时分看到年青艺人要记那么多对白,想起我当年,也蛮怜惜他们的。

  新京报:那现在接戏的规范是什么?

  秦汉:对我来讲,剧本是很重要的。我不需要许多戏份,但我期望这个人物有质量,人物的表达要完好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王雪琦

共享到:

相关新闻
全国新闻记者证办理及核验网络系统 网络警察报警岗亭 安全联盟认证